ASPCMS

首页 | 科技 | sitemap

贝博贴吧

时间:2019年08月25日 04:24

贝博贴吧:我国推动科技期刊数字化转型升级

贝博贴吧:针韵茜

  院子里的响动终于惊动了餐厅里吃酒的大人们。首先出来的是李书记,两步走到院中,双手叉腰大吼起来:“我是公社书记!你们想当反革命还是咋的?!再打全部抓起来!”孩子们被李书记的话镇住了,登时停止了打斗,纷纷站起来。李书记又吼:“老师都过来!把自己的学生认一下,打架的全部登记造册,回去后要彻底调查,严肃处理!”老师们一个个都阴沉着脸走到院中,少不得都将自己学校的学生喊到身边,狠狠的进行批评。  孙老师的六个学生都受了伤。三个男生伤得厉害些,都鼻青脸肿的,嘴角鼻孔只个淌血。女生们伤势较轻,李玲玲嘴角流血了,李梅子下巴被掐了个血印子,何秀莲的右脸颊被指甲划了一道子。但是她们的脸都没有肿,看来,那些学童们打女生时还是手下留情的。

  温麻子倒有些慌了,急忙口气一软说:“我不是心里着急吗?我娃都打成那样了,咱总得说道说道。”  李博堂已拉开了门,一只脚在门内,一只脚跨在门外,收住步子回头说:“只要你不开斜车,事情就能商量。”  温麻子说:“我娃头上那么大个包,脸上四道血印子,看病吃药都得花钱。特别是那血印子,要是把相破了,以后媳妇都难说了。”  “我心轻,”温麻子说,“总共给我一百块,你们每家五十。”  “啥?!”郭达山大吃一惊,木着脸说,“别说五十块了,五毛钱我都拿不出来。”

  “你干啥呀?”玲玲低声说,把头使劲的低着。郭瑞年又抓住她的另一只手,喃喃地说:“玲,玲玲。”“干啥呀?”李玲玲抬头看他一眼,又赶紧把头低下。瑞年哼哼哧哧了半天,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只是盯住她看。“你把我手都捏疼了。”李玲玲柔声说,“到底想干啥呀?你个小流氓!”  李玲玲道:“我知道你心里想啥。你个小流氓!”抬起头笑盈盈剜他一眼。郭瑞年心里一酥,一下子胆子大了,就将她的手使劲一拽。李玲玲沟子一抬,上身往前一倾,就倒进了他的怀里,且趁势骑坐在了他的腿上,悄声骂道:“你个小流氓!”郭瑞年紧紧的箍住她的腰,哆哆索索地说:“玲玲,我,我……”李玲玲两只胳膊松松的环抱了他的脖子,叭的在他嘴上亲了一下。郭瑞年全身都酥了,就把她搂得更紧,李玲玲又骂一句:“你个小流氓!”然后低声问:“你是不是想×我?”话音未落,脸上早已火烧火燎的。瑞年嗯了一声后,就感觉到一只手伸到了他的裤裆。他正待说话,嘴却被李玲玲的嘴死死的堵住……

  孙老师道:“这一点我倒没有多想。要不大家再想想,看还有没有别的人选?”几个人交头接耳半天,硬是没想出更合适的人来。扳指头一算,队里的社员也就只有张红缨、郭银花、王耀猛三个算是知识分子了,其他读过书的人,要么小学没毕业,要么没念过初中,或者上过一年初中,也基本是混的。郭三妞算是念书差不多的,也上过一学期初中,可是也基本上还给老师了,写字丢胳膊少腿的,读一篇报纸都困难,账算也不清。其他社员就更不用说了。

  孙老师前脚走进办公室,汪衍荣后脚就跟了进来。孙老师却回头皱眉道:“先出去,喊了报告再进来!”汪衍荣以前进孔老师办公室从未喊过报告,且心里根本没有进老师办公室还需要喊“报告”的概念,便觉得这孙老师与孔老师很有些不同,遂退出去,喊了声:“报告”,李玲玲也喊了声“报告”。  “进来吧!”孙老师答。汪衍荣在前、李玲玲在后,相跟着进来。  孙老师招呼他俩在床边坐下,自己则在办公桌旁坐了。这个小会的主要任务是商量学习干事、劳动干事、体育干事、宣传干事等班干部的人选。确定了这些班干部的人选后,孙老师又询问了一下各年级同学们的情况,然后就让汪衍荣先下去,却把李玲玲留了下来。汪衍荣都走到操场中央了,因心中好奇,就又折转身回到了教职工办公区,蹑手蹑脚走进灶房里,侧耳偷听隔壁孔老师办公室里的动静。墙那边两个人说了些什么,却听不大清,但是李玲玲时不时却要“咯咯咯”笑一阵。他便觉得李玲玲与孙老师并不生疏,心里未免有些不是味道,就不再听了,又蹑手蹑脚出了灶房,斜穿过操场,往教室去了。

:有句话说:不要打扰别人的幸福。虎克是比较熟悉的网友,说了家事,而且现在生活总体也不错,个人还是倾向于和和气气的。不是说不该反对,但是你的“恶心”词汇确实合时宜么?虎克老婆至于让人恶心吗?:实际上,那个新闻是媒体的标题带了节奏。司机丈夫当时并不是被困在驾驶室的,而是一开始没下车,妻子打开后备箱后,火势增大,他被闷倒了,才有后面的事。妻子下车时丈夫是好的,哪里能想到这一下子丈夫就出了事。结果媒体瞎带节奏,变成了,妻子不顾丈夫死活,眼里只有货物

  下午第一节课时,孙老师又按高低个重新排了座位。这一年里,郭瑞年的个子往上串了不少,竟比李梅子还高了,在老一年级里是个子最高的。他的座位便排在第三排,跟李玲玲同桌。李梅子在他正前面,跟王施覃同桌。张纠徍坐在李梅子的邻桌。汪衍荣是全班个子最高的同学,坐在最后一排。  按新座位放好书本和文具盒,重新坐下后,郭瑞年偷偷瞄了一下同桌李玲玲。这一瞄不要紧,他心里竟有些奇怪的感觉,老想偷偷看她,一看她心里就又乱跳。她那直直的鼻梁、瘦瘦白白的面颊、肉乎乎的耳垂、微微发黄的头发……每一样东西,他都觉得十分好看。说也奇怪,尽管他总是跟李梅子形影不离,却从未对她产生过今儿对李玲玲似的感觉。并且以前,在课堂上、放学的路上也常常看见李玲玲,却也从未产生过今儿这般感觉。这一堂课老师讲了些什么,他竟全然不知道,一门心思只放在了李玲玲身上,时而偷瞄她一眼,时而又在心中暗想某一日他跟李玲玲也走进阴洞里……,想着想着脸就不由自主的红了。可是李玲玲却在全神贯注的听讲,丝毫没有注意到他。

  郭瑞年却丢下他,起身向那一堆人走去。却见张纠徍已跟两个碎娃子混打在了一起。何秀莲已被脱得一丝不挂。一个碎娃子穿着裤子,背对她的脸骑坐在她的腔子上。又一个碎娃子,脱了个精沟子,却骑坐在她的一双小腿中央,两只手却死死按着她的大腿。再一个碎娃子也背对她的脸,跨坐在她的腰间,只个乱晃……。何秀莲早已哭得失了声。  对付李玲玲的只剩下两个六七岁的碎娃子。她还有一只裤衩穿在身上,她的两只手死劲护着裤衩。一个碎娃子骑在她的大腿上用力扯她的裤衩。另一个男娃子则侧身跪在她身旁,双手按住她的肩窝,却按得很费劲,时不时被她的挣扎掀个趔趄。郭瑞年一脚踢在扯她裤衩的碎娃子鼻子上,一下子鼻血长流。那碎娃子骂了一句,一双手便离开了李玲玲的裤衩,却又拧身抱住郭瑞年的一条腿。郭瑞年个子高、力气大,那条腿往后一撑,那男娃就一个爬扑,忙双手往地上一撑,嘴脸才没着地。郭瑞年又弯腰将手从他光溜溜的沟蛋子后面伸到交裆处,将牛蛋楸住,狠劲儿一捏。那男娃哎哟一声疼得在地上打起滚来。

  李玲玲已到了他跟前,搀住他一条胳膊,不紧不慢的朝教室门口走去。“是叫他们打的?”她笑问。“不是,”郭瑞年道,“今儿是第一回翻院墙,没趁住,磕了一下。真的不疼呢。”  瑞年脸上笑着,也不再言语,心里却益发美得没法言说,恨不得她能永远这样将自己搀扶下去。到了孙老师办公室门口,李玲玲柔声说:“你把门框扶好。我开门”瑞年很听话的扶住门框,却见她从上身口袋掏出一串钥匙来,很随意的就从六七把钥匙中找出了孙老师的房门钥匙,熟练的开了挂锁,抠开门扣,推开门,扶瑞年进去,又扶他在床边坐了,笑道:“你消停坐,我给你倒水。”就去一旁拿起电壶往架在脸盆架上的搪瓷洗脸盆里倒了少半盆水,再将电壶放回原处,拿手在盆中试了试,说:“你等一会,我再去灶房添点凉水。”就端着脸盆出去了,少倾又回来,将脸盆放到郭瑞年脚前道:“你洗脸吧”。

:准确的说,是蒙面土豆~小心她咬你,说你造谣。。。哈哈:她双套标准的,她造谣,不认。。。哈哈  楼主穷逼(理由同上),楼主的小伙伴可都有买房也。。。以前就她没有自己买房吧,要靠和楼主老公共同买吗?:求別再提我,你说我装逼装屁都好,只要不提我就好,以后见到你id无视就好。谢谢,求放过。  有些广东人,思想还是很落后的,我小孩同学家长,面相年龄30、40岁。我随口问了句儿子是二胎吗?她回答不是,我很惊讶是头胎?她用用手势比划了个大拇指,我表示不明白,她说:第六胎。前5个全是女孩。what?OMG...真是刷三观,我知道广东人喜欢生多,但不知道能如此多

  然后又商量开学仪式上表演节目的事。孙老师说到时候小学出两个节目,一个合唱,一个快板,剩下的节目就由生产队安排。汪耀全道:“这事好办,就交给张红缨吧。~~兴文,这可是政治任务,给你女子交代好。”张兴文说:“还嫌那死女子没疯够呀?”妇女队长说:“兴文,你就别谦虚了,谁不知道红缨是个秀才?这也是个锻炼的机会。”张兴文道:“就怕把她给捧到天上去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心里却乐滋滋的。孙老师道:“确实,除了红缨,再找不到更合适的人了。”张兴文便勉勉强强的同意把话带给女儿。

突然他觉得膝盖上火*辣辣一阵疼,一低头却见她正用衣襟轻轻在他膝盖上擦,那衣襟显然蘸了水,或者沾了口水,湿漉漉的。他便咬着牙忍住疼,心里却暖洋洋的。============交融。  ……很久之后,她将他的两个膝盖都擦干净了,站起身来,衣裳前襟却湿了一大片。只见她又走到门口,将门关了,且将门栓插上,折身转来。郭瑞年心里跳得咚咚的,把脸红着,只看着她笑。李玲玲看他一眼,不觉脸也一红,笑道:“你可胡想!”“谁胡想了?”瑞年道,“又不是我关的门!”“还说没胡想!”李玲玲说着,已走到他跟前,“脸转过去,不准看我,我取个东西,给你包一下”。瑞年依言转过身去,过了半天忍不住还是回头偷偷看了一下,却见李玲玲背对着他,花褂子已脱了,正在脱白背心,不觉脸上红得厉害,赶紧回过头来。

奴隶封建时代的东西都是缺胳膊少腿的一阴文化,“上善若水”忽略火,“人性本善”而忽略恶,一切的偏重都是为了谁?刻意让事物失去平衡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很简单,贫富不均,地位不匀,富的流油,贫的玩球(单身汉会很多),失衡的传统文化不彻底扭正,“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会一直存在……。这个男主角是个教师?那就难了,教师的地位收入跟公务员、医生不能比,跟部队、国家电网公司、烟草、消防等差得更大!女公务员相亲时在这些体制内或半体制职业里一般会把教师作为唯一排除对象的

  啊哈哈哈哈。琢磨着你早该来了,竟然才现身。@开山用脚踩 撒神不在了,看你精力没处发泄似的,给你介绍一位新朋友,狂犬病。你们慢慢聊。狂犬妹。。。。。这语音咋输入的,竟然搞得这么直白一点内涵都没有了。我有个邻居70初的,山东德州附近城中村的,就是她小时候是农村,随着城市建设扩大现在变成城市边缘那种。特别勤俭持家,她老公很能挣,虽然没上亿,五六千万家产是有的,也不限制她花钱,她就是特节俭,买东西那个仔细算计。平时穿着打扮真的看不出她家境那么优越。消费习惯跟我奶奶辈那代人差不多。

  学校的院墙外面是农田,包谷苗刚刚出来不久,还未间苗,一窝一窝成双成对的在微风中摇摆着。紧靠院墙根,果然有一串新鲜的脚印歪歪扭扭的过去了。郭瑞年便沿着那串脚印向前走去,在脚印的终点处停下来,耳朵紧贴住墙壁,果然就听见了墙那边有说话声。  “这就对了,女娃子就该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要不,我现在给你把裤裆补一下。”  “我有,在裤……”只听汪衍荣说了半句,又“哎哟”一声,想必是李玲玲打了他一下。  然后便听得汪衍荣又说:“你老往歪处想,我真的拿着针线。我见你老扯裤裆,就从我妈的针线笸篮拿了一个针,一卷黑线,就在我裤兜里装着。老早就想给你补裤裆了,又没好意思说。”

:大前提原楼主说了翻篇,也说了评论一下。我评论我的,我根本没提“离婚”的字,被说成“鼓动离婚”不是栽赃?是啥?我在婆媳论坛回帖说自己的见闻多了,怎么捐肾的就成教科书了?你经常发主帖,难道你觉得自己是教科书特别有说服力?自己做不到,就说别人是圣母,天涯的圣母是好词:嗯,你确实没提倡,但是虎克那个贴的内容,和你举的例子也没有可比性吧?我在虎克贴里给你的第一个回复就是:亲,这个和楼主的事情没有可比性的(在你说到孩子把父母的钱都拿走那个例子里)。比如你说家里一件说不清谁是谁非的事情,别人拿个奇葩去举例子,合适?

  郭瑞年变脸失色的,闷了半日,方又慢慢的往前走了,边走边无精打采地说:“不会的,李玲玲不会叫汪衍荣×的。再说了,孙老师在屋里,他们咋××?”  “你瓜呀?”李梅子说,“孙老师不会回家去?不会到处胡球转去?”  郭瑞年便不再言语。他也知道,孙老师每隔一星期,就要回一次家。他一般是星期六下午回家,星期一上午到学校。这两晌子,同学们便上自习,由李玲玲、汪衍荣负责课堂纪律。有好几回,都是自习上到一半,他俩就厮跟着出去了。出教室时,汪衍荣往往还要回头说一句:“都不准说话!谁说话了我一会回来不客气!”

  学校的院墙外面是农田,包谷苗刚刚出来不久,还未间苗,一窝一窝成双成对的在微风中摇摆着。紧靠院墙根,果然有一串新鲜的脚印歪歪扭扭的过去了。郭瑞年便沿着那串脚印向前走去,在脚印的终点处停下来,耳朵紧贴住墙壁,果然就听见了墙那边有说话声。  “这就对了,女娃子就该站有站相,坐有坐相。要不,我现在给你把裤裆补一下。”  “我有,在裤……”只听汪衍荣说了半句,又“哎哟”一声,想必是李玲玲打了他一下。  然后便听得汪衍荣又说:“你老往歪处想,我真的拿着针线。我见你老扯裤裆,就从我妈的针线笸篮拿了一个针,一卷黑线,就在我裤兜里装着。老早就想给你补裤裆了,又没好意思说。”

恰这时,忽听一阵哗哗大笑,又有一个声音说:“我说你两个跑阴洞里干啥,原来××来了!”郭瑞年回头一看,却是屎蛋子领着三个碎男娃跑进来了。瑞年急忙站起来提上裤子。想去拿梅子的裤子时,却被一个碎娃抢了去抱在怀里。========这下坏菜了。王施覃道:“我×你妈!我今儿非把你×了不可!”又指挥那三个男娃:“把李梅子按住!”那三个碎娃一个按上身,两个按腿,把李梅子死死地按在石条上。王施覃两下子脱了裤子,扑将过去,压在了李梅子身上,只个乱蹭。那三个碎娃看得嘻嘻笑。==========这些坏孩子。

  “不是的……”郭瑞年说着,脸上就没了表情。半日后,方又嬉皮笑脸了,又拉住李梅子的手说:“走吧,就一回。”  李梅子摇摇头说:“真的不敢!要是我妈知道了还不把我打死!我都没敢给你说,去年正月等我大出山外以后,我妈把我差点打死。拿个擀面棍往我沟子上、腿上乱抡,传江、传河吓得直哭。”顿了顿又说:“你松手吧,大天白日的。我天天跟你一块上学一块回家,我妈都担心死了,天天晚上都要盘问我几回。”  郭瑞年便真的松了手,却突然在她交裆里摸了一把。“你作死!”李梅子跺脚道,“再胡闹我以后不理你了!”

  郭瑞年骂道:“我×你妈!”一只脚高一只脚低的就扑过去。王施覃笑道:“郭瑞年,你也要×李玲玲呀?不急!等我们×完了,你再×!你不是早想×李玲玲了吗?今儿就把她×烂!”郭瑞年心里一恼一恨,膝盖竟不怎么疼了,脚下也就快了,两步就扑到王施覃跟前,拦腰就把他撂倒在地,骑到他身上,拿瓦片子就往他额颅上砸。王施覃急忙拿手就挡。郭瑞年便又从地上抓了一把土灰,就往王施覃眼里就撒,王施覃急忙闭上眼睛,却还是有土灰钻了进去。王施覃一边揉眼睛,一边哭骂,还把腿只个乱蹬。

  瑞年红着脸,正待说话,却听得外面响起一片吵杂杂的人声和脚步声,又听得李梅子在嚷:“这死瑞年,跑哪去了?”瑞年正要应声,李玲玲却摆摆手,小声说:“你赶紧躺到床上装死,我吓唬他们一下。”李玲玲道:“孙老师又不是爱讲究的人,你赶紧,我开门了。” 瑞年便脱了鞋,直挺挺躺到孙老师床上,闭上了眼睛。=========又搞怪。  李玲玲偷偷一笑,在眼角和下眼泡抹了些口水,跑去开了门,一边拿手背擦眼睛,一边走出门去,带着哭腔说:“郭瑞年叫他们打日塌了,都不动弹了……”……操场上那伙人中突然摊坐下一个中年妇女,哭喊一声“我的儿呀……”早把眼一翻、牙一咬,背过气去。旁边的人急忙拉她,只个“长玲婶”、“长玲姐”的乱叫。郭瑞年早已扑出了门,跑到张长玲跟前,蹲下*身子,不住的摇她的膀子,哭喊道:“妈!妈!我没事!我把他们都打跑了!”他的沟子上早被踢了一脚,只听得郭达山的声音在骂:“×你妈的,都学会吓人了!”张长玲已经缓过气来,又哭又笑道:“你个死瑞年,把妈吓了这么大一跳!”郭瑞年嘿嘿一笑。

  李嘉欣是绝色大美女这个毫无疑问,但在银幕上,常常不如其他人显眼,在倩女幽魂中不及王祖贤,甚至在谁与争锋不如郭蔼明演的花子,这个大概就是那个流传已久的话:美则美矣,毫无灵魂。这是因为李嘉欣没有演技。而且她没有心思放在演技上,每时每刻都端着,害怕自已的扮相万一不美了,会影响富豪对自已的欣赏 。王祖贤身材好,长相就是个气质美女,和李英爱一挂的。郭蔼明就是一个高学历的靓女,她不在意什么外貌 这种虚的东西, 是一个实在的现代女性。歪个楼郭和刘青云 的爱情真好。

  瑞年在院墙外面,不由自主的也向北走了,在正对着教室山墙中间的位置停了下来,却再也听不见墙内有任何声响,不由得暗想:李玲玲肯定把裤子都脱了,他们俩会不会××呢?想着想着,不由得垂下泪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郭瑞年无精打采的回到校门口,一推门,却怎么也推不开,心里一下子慌了,就双手把门拍得乱响,一边拍,一边叫:“快开门!我在外头呢!”……可是这校门离教室以及孙老师的办公室都很远,他再怎么喊,再怎么拍门,却无人能听得见。

  被李玲玲骂为小流氓,郭瑞年心里本来就很委屈,又见她跟汪衍荣那样,心里益发难受,便又平添了许多恼恨。他的恼恨只针对汪衍荣,对李玲玲却怎么也恨不起来。  放学回家的路上,郭瑞年一直不高兴。李梅子怎么逗他,他都不笑,便又故意说:“你不高兴有啥用?同学都知道汪衍荣跟李玲玲好,说不定都×过她。”  李梅子也停下来,偏又故意说:“你知不知道,他两个都拿有孙老师房子钥匙。有个星期天,张纠徍就看见他俩钻在孙老师房子,先是看书写作业,然后就睡到床上去了,你摸揣我一下,我摸揣你一下,随后就××了。”说的有鼻子有眼。

  喝得有些高的司机张师傅靠在餐厅门口口齿不清的喝彩道:“李书记讲,讲得好!我今儿,才,才,才见高水平的领导了!跟李书记一比,县运输队那些王,王八蛋,都,都算个球!”李书记急忙走过去,握住张师傅的手说:“张师傅,今儿出了这个洋相,叫你饭都没吃好。……这样吧,你先休息,晚饭时再给你赔罪!”张师傅嘴里吐着酒气,将李书记跟他相握的手紧抓住不放说:“我要走,走,赶天黑得回,回去,要不,赵永强那王,王八,八蛋……”抬脚往前就迈,却腿一软,往地上就溜,把李书记也拽得腰一弯,却甩不开张师傅的手,身子也就直不起来了。李书记急忙喊:“老孔、老白,快扶张师傅去三零八休息。”两位厨师赶紧出来,急拽张师傅起来,掰开他紧抓着李书记手掌的那只手,连促带拽的将他弄上办公楼三楼,开了招待房308室进去,扶他在床上躺好。

:切,我是骂那男的,叫女网友出来还让人家叫多一个,发个名车网上c的,明显是那种泡良族,明显是想提醒揭穿。象你们这些sb女人是不懂的。:别逼我爆粗,我们第一次结怨就是因为这个。那个女网友我认识,要不要叫她出来对质一下你当时的猥琐语气。见过说过的话吞回去的,没见过吞得那么若无其事的!  虎克2016: 评论 白发飘飘的我 :开玩笑,人家说你贱,你还反驳人家“没真正出轨,只是边缘”,如果是作品,你大方说即可,心急火燎的解释什么?你以为我是几岁孩子。

  “你干啥呀?”玲玲低声说,把头使劲的低着。郭瑞年又抓住她的另一只手,喃喃地说:“玲,玲玲。”“干啥呀?”李玲玲抬头看他一眼,又赶紧把头低下。瑞年哼哼哧哧了半天,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只是盯住她看。“你把我手都捏疼了。”李玲玲柔声说,“到底想干啥呀?你个小流氓!”  李玲玲道:“我知道你心里想啥。你个小流氓!”抬起头笑盈盈剜他一眼。郭瑞年心里一酥,一下子胆子大了,就将她的手使劲一拽。李玲玲沟子一抬,上身往前一倾,就倒进了他的怀里,且趁势骑坐在了他的腿上,悄声骂道:“你个小流氓!”郭瑞年紧紧的箍住她的腰,哆哆索索地说:“玲玲,我,我……”李玲玲两只胳膊松松的环抱了他的脖子,叭的在他嘴上亲了一下。郭瑞年全身都酥了,就把她搂得更紧,李玲玲又骂一句:“你个小流氓!”然后低声问:“你是不是想×我?”话音未落,脸上早已火烧火燎的。瑞年嗯了一声后,就感觉到一只手伸到了他的裤裆。他正待说话,嘴却被李玲玲的嘴死死的堵住……

:准确的说,是蒙面土豆~小心她咬你,说你造谣。。。哈哈:她双套标准的,她造谣,不认。。。哈哈  楼主穷逼(理由同上),楼主的小伙伴可都有买房也。。。以前就她没有自己买房吧,要靠和楼主老公共同买吗?:求別再提我,你说我装逼装屁都好,只要不提我就好,以后见到你id无视就好。谢谢,求放过。  有些广东人,思想还是很落后的,我小孩同学家长,面相年龄30、40岁。我随口问了句儿子是二胎吗?她回答不是,我很惊讶是头胎?她用用手势比划了个大拇指,我表示不明白,她说:第六胎。前5个全是女孩。what?OMG...真是刷三观,我知道广东人喜欢生多,但不知道能如此多

标签:贝博贴吧

经典图文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